人才團隊

Talent technology

十九大代表王澤山:連破世界難題,冷門專業做“火”

發布時間:2017-12-25 17:12:28 發布者:admin 流覽量:578

在南京理工大學有一位傳奇人物,82歲的他一輩子玩“火”,用62年時間,把火炸藥這個“冷門”專業給做“火”了,他叫王澤山,中國工 程院院士,十九大代表。

“國家必須富強,必須國有實力,就是靠這些,我們堅強的國防。”

王澤山,南京理工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火炸藥專家,含能材料專家。1960年畢業于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,1999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。19歲時,王澤山進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,選擇了在旁人看來太枯燥、太危險,甚至是一輩子也出不了名的火炸藥專業。而此后的人生,他矢志不渝,從未改變。

上世紀60年代末,王澤山第一個使用計算機解決工程實際問題,將計算機技術和諾模圖設計原理引入火藥教研和火藥裝藥學體系中。上世紀70年代末,他撰寫了五十多萬字的《發射藥的應用理論》,此后十多年,他迎來了科研成果的大爆發。他攻克了廢棄火炸藥再利用的多項關鍵技術,獲得1993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。低溫感含能材料的發現,解決了當時國際上難以攻克的難題,讓他獲得1996年唯一一項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。

“武器經常都是在常溫下使用,所以相當一部分效能都沒有被利用,國際上把它當成一個大問題。我給做一個補償系統,這是我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。”

連破世界技術難題,除了王澤山扎實的學術功底,非凡的研究能力外,還有骨子里的那股不服輸的勁頭。王澤山坦言,他不喜歡走別人走過的老路。他時常教導研究團隊:一定要有超越意識,不能一味地跟蹤國外的研究,簡單地仿制研究。

“不能吃別人嚼過的饃,我們國家也不能,你做啥我做啥,你永遠在人家之下。我們搞創新必須要這樣,你能做到、我能做到,你做不到,我也能做到。”

65歲時,王澤山瞄準了一個全新的領域——遠射程與模塊發射裝藥。利用自己另辟蹊徑創立的裝藥新技術和彈道理論,研發出了具有普遍適用性的全等式模塊裝藥技術,解決了國際軍事領域長期懸而未決的難題,獲得2016年度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,這項發明也讓中國的火炮裝藥技術傲視全球。這位“80后”院士,也成為國內為數不多摘得三項國家最高科技大獎桂冠的“三冠王”。

“國家需要,自己感覺解決這個題目,又可能站在世界的高處,從這個角度需要繼續做下去。”

邁過82歲的門檻,王澤山依然“年輕時髦”。作為南京理工大學年齡最大的院士,他69歲考下駕照,開車穿行于北京、山西之間,前往工廠測試、試驗;為了方便工作,他玩轉智能手機,常常用微信、QQ與年輕同事語音視頻。除了心態年輕,王澤山旺盛的精力也可媲美“小年青”。這么多年,他有一半時間在試驗場地。由于火藥易燃易爆,很多試驗都必須在人煙稀少的野外進行。一次,團隊去內蒙古做試驗,當時室外溫度低至-27℃,就連做試驗用的高速攝像機都因環境太惡劣而“罷工”。80多歲高齡的王澤山卻和大家一樣,在外面一呆就是一整天,晚上核對各類實驗數據,反復查找實驗過程有無疏漏之處。

“富國強民,這是一個中華民族的偉大業績,必須弄好,否則你不是被人欺負嗎?”

作為國家重點學科帶頭人,王澤山為學科建設、人才培養傾注了大量心血。多年來,王澤山注重將科研成果反哺人才培養,及時把最新研究成果引入課堂、融入教材、形成專著,他已累計出版專著14部,均是我國火炸藥領域的重要著作。他的絕大部分學生扎根在武器裝備研制一線,有的已經成為國防科技領域的帶頭人。王澤山常常勉勵年輕人,搞科研要耐得住寂寞,對工作要抱有一往情深的專注“精氣神兒”。他說,自己這輩子就只能做好一件事,那就是做火炸藥研究,只要身體還可以,會一直做下去。近期,王澤山和團隊又有新的小目標,正精神抖擻地向著新的技術難題發起“沖鋒”。

“在這個學科里,我們應該前進,要走在前面,這是一種責任心,也是對國家的一種貢獻。尤其是武器,要真是走在世界的前面,那個威懾的力量是很大的。這是一種追求,我們要把這個搞起來。”(摘自:荔枝網)


香港赛马开奖记录
0.2031s